新聞中心

電商扶貧 暢通致富小康路

記者 方莉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05月24日 08版)

大三學生馬海燕家住四川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學校沒有開學,電商專業的她萌生在家鄉創業的念頭。今年3月,馬海燕的菜鳥驛站正式營業。新華社發

5月8日,位于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的山東臨谷電商科技創新孵化園內,一名網絡主播展示直播銷售數據。新華社發

5月15日,湖南省瀏陽市電商扶貧服務中心,工作人員在處理農產品訂單。新華社發

【問計民生】

 村民在田間地頭現場播報,基層干部上直播間代言吆喝,網友分秒必爭“云上”下單,快遞小哥快馬加鞭線下送達……借助電商平臺,深山里的“小木耳”變成“大產業”,貧困戶成為“帶貨大王”。

  電商扶貧,一頭連著田間地頭的貧困群體,一頭連著數以億計的消費市場——今年一季度,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農村電商網絡零售額達565.6億元,其中農產品網絡零售額83.2億元,同比增長49.7%。

 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“強化扶貧舉措落實,確保剩余貧困人口全部脫貧”。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,電商扶貧如何更好助力脫貧攻堅?代表委員們各抒己見、建言獻策。

  截至2020年3月底,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網絡電商總數為246.9萬家,同比增長7.0%。

  截至2020年3月底,國家級貧困縣電商吸納用工就業超過900萬人。

  截至2020年3月,全國農村網民規模2.55億,農村地區互聯網普及率46.2%。

  2019年,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3975億元,全國農村網商超1300萬家。

  2018年,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2305億元。

1.新業態帶來新風尚

秦巴山區深處,一戶農家院里,一部手機、一張桌子、一堆隴南農特產品,這便是甘肅省隴南市徽縣“隴上莊園”淘寶網店負責人梁倩娟代表每日的工作——幫鄉親們賣貨。

作為隴南遠近聞名的電商扶貧帶頭人,2013年至今,她已連續帶動當地500多農戶增收致富,其中200多戶是貧困戶。僅去年一年,她通過直播帶貨等方式就售出農特產品超過10萬斤。

在隴南,像梁倩娟代表這樣借助電商扶貧助貧的可不少。截至今年4月底,隴南網店數量達1.4萬家,銷售總額超過180億元,帶動22萬人就業。電商扶貧對當地貧困戶收入的貢獻節節升高,從2016年人均增收620元增加到2018年的810元。2019年,梁倩娟代表所在的徽縣實現脫貧摘帽。

不只是隴南,電商扶貧如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勢在中華大地鋪展開來,遍結碩果: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,“電商企業+青年創業孵化園+農牧業合作社+扶貧龍頭企業+農牧戶”的運營模式,帶動4.39萬名貧困群眾增收;在河南南陽市鎮平縣,電商扶貧工作有序推進,“電商創業致富奔小康”專項行動深入開展,累計帶動400余戶貧困戶增收脫貧;在重慶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,電商產業鏈覆蓋所有貧困村、80%貧困戶,電商扶貧效益惠及1萬余貧困人口……

“電商扶貧通過生產經營發展來解決貧困問題,是造血式的扶貧模式,能實現扶貧措施和貧困戶之間的精準對接,有利于促進貧困地區產品供需的有效對接。同時,電商扶貧將現代化技術應用到鄉村發展中,有助于推進數字經濟與農業農村經濟的融合發展,有利于促進鄉村現代化升級。”西南大學副校長溫濤委員說。

如今,手機成了新農具,數據成了新農資,直播成了新農活。“農村掀起了學習網絡直播等新技術的熱潮。”安徽省定遠縣吳圩鎮西孔村黨總支第一書記王萌萌代表告訴記者,前段時間村里請來直播講師給村民做直播培訓,村民們都爭先恐后地報名學習。

電商扶貧帶來的致富路讓更多貧困戶嘗到了甜頭,返鄉就業創業的人也多了起來。“有個老蜂農養了30多年蜜蜂,這兩年通過電商賣貨致富了。今年年初,他兒子從大城市回來,決定留在家里幫父親養蜜蜂。父親非常開心,兒子也覺得干得很有價值。”梁倩娟代表頗感欣慰。

2.突破設施和人才瓶頸

近年來,溫濤委員在各地農村調研時發現,是否借助電商平臺銷售農產品,給農民帶來的收益區別很大:山西祁縣酥梨的銷售收益大多被中間商賺走;江蘇武進翠冠梨的銷售由于借助電商平臺,農戶自身獲取的收益大幅增加。溫濤委員感慨:“祁縣當時之所以沒有借助電商平臺銷售農產品,主要是因為尚不具備相應的基礎設施。”

“當前農村地區互聯網普及率為46.2%,全國仍有很多鄉村沒有電商的配送站點。”溫濤委員認為,農村地區電商基礎設施薄弱制約了電商扶貧的發展,有些地區電商和物流板塊分割,物流配送體系不健全也會導致農產品銷售困難。

王萌萌代表對此深表認同。她認為,當前電商扶貧的薄弱環節在于農特產品進城“最初一公里”和外來產品進村“最后一公里”,很多地方的物流只通達到鄉鎮層級,沒有真正深入農村,應解決相應的物流和基礎設施問題。

“目前,農村里既懂互聯網又懂經營管理的人才嚴重缺乏。”溫濤委員表示,農村地區缺乏通曉互聯網尤其是數字經濟的從業人員,是制約電商扶貧全面發展的重要瓶頸。

“農產品要把好質量關!”梁倩娟代表認為,農戶生產農特產品因標準化不足會導致產品質量不穩定,也影響著電商扶貧的效果。

3.形成精準脫貧合力

電商扶貧是個系統工程,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,應如何解決當前電商扶貧中出現的問題,形成精準扶貧脫貧的合力?

對此,溫濤委員建議,一要加大農村電商基礎設施建設,包括路、網、支付體系、移動支付終端等;二要培訓、規范農村電商從業者隊伍,尤其是要針對青年涉農服務人員進行電商實操培訓,使他們既懂互聯網又懂經營管理;三要促進電商和物流行業在鄉村融合發展,建設新型“互聯網+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”,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。“電商扶貧要實現持續發展還應有政策支持,除財政政策更多向基礎設施建設傾斜外,還要加強有針對性的金融服務創新,以此促進農村電商從業主體的發展。”溫濤委員說。

王萌萌代表建議,一方面國家應加大對縣域及縣域以下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,將數字鄉村建設納入各地政府信息化規劃和鄉村振興重點工程,完善配套政策措施并持續推進落實;另一方面,貧困戶自身也要積極學習掌握做直播、當客服等電商技巧。

梁倩娟代表則建議,農戶要嚴把質量關,標準化生產優質特色農產品。她呼吁:“希望能進一步優化電商營商環境,讓電商扶貧持續健康發展下去。”

掃碼下載開封網客戶端

掃碼下載開封網客戶端

戰略合作伙伴、集團法律顧問:河南遼源律師事務所

网红自慰高潮喷水视频,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,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